喝茶的柚子

【源藏】雨

ooc,文笔差评,设定为源藏两人命运交换,意识流,bug一堆。
cp:岛田源氏x岛田半藏

————————————————————

   闪电又一次撕开了天空,催促雨下得更猛烈一些。岛田半藏跪坐在窗前,全然不顾有可能打湿机体的雨滴,不动如山。他看向簇拥在一起的乌云,水滴掉在他的鬓边,从外边带来刺骨的冰冷。半藏还是没动,他并不担心自己的机体损坏,也不担心会遭受两位指挥官和医生的警告。

   这刺骨的冰冷与当年温柔的雨季完全不同,却仍促使他想起了那毫无章法的决斗。源氏是慌张的吗?还是坚定的呢?或者是难以置信?半藏承认自己无法将细节说的明明白白,但看不清在那场决斗中被动的胞弟的表情还是足以让他垂下了头颅。

   时间的冲洗让他淡去了当年撕心裂肺的痛苦,却不足以让他忘却那场如野兽相互撕咬的决斗,他本能地不愿回忆起,只愿怀念还未进入道场时兄弟俩的美好,那像个烙印。

   半藏轻啄碗中的清酒,抬头看向遮住了月色的屋檐,“源氏,下来吧。”

   “抱歉,哥。”源氏跳下屋檐,站在他身边。声音小如蚊蝇。他的身上散发着浓浓的女子的体香。“那酒是真的毒……明明第一口还没什么感觉。”

   “明明是你自己管不住嘴。”半藏有些醉了。他在朦胧中发出了清醒时绝不会发出的嗔怪。“明明都已经成年了,却还是小孩子心性,还是会违约。”“我就是哥哥一辈子的兄弟嘛。”源氏似乎是发现了半藏并没有真正责怪他,竟也跟他开起玩笑来。“哥,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明明我有很努力地藏身想要吓哥你一跳的。”

    酒精撕开了半藏少主的架子、拖住了他的思考的速度,让他训斥的话语染上一丝得意,孩子气地紧皱的眉头放松了些。“你身上的香味和劣质的酒味太明显了,更何况……”

   你可是我的灵雀啊,我怎么会找不到你呢?

   半藏的嘴张张合合,最终选择不开口。最后一点理智迫使他闭紧了嘴。源氏似乎并不在意他反常的行为。反倒是一屁股坐在半藏旁边,抢过他斟满清酒的碗,轻轻地将唇印在仍残存温度的碗口,将那透明的液体往嘴里灌。

    “真不错,不愧是哥哥。”源氏咂吧咂吧嘴。“来,哥哥,难得你有兴致喝酒,就带一带你可怜的弟弟吧。”

    后来呢?

    半藏不再记得了。他只记得血液从身体流出的无力感和源氏的眼泪滑过自己脸颊残存的温度,温柔的水滴仿佛能穿过他的脸颊,滑过他充满血液的喉,裹住他不断在心口跳动、不断散发出热度的地方。

    源氏哭了。

    是因为我吗?

    半藏想。胞弟久违的泪水让他同样感受到了悲伤,他难得地想要痛哭,但他的眼角干涩,无法因自己的死亡而落下象征脆弱的泪滴。

   源氏低声抽噎着,慌乱中甩下的刀落在将死之人的身旁。

   你为什么仍不逃走呢?

   我的雀鸟啊,不必再为我停留。

   去做你心心念念之事吧。

   源氏开始试图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半藏,他抓得这么紧,让半藏出现了他们本为一体的错觉。

   那个雨天出奇的温暖,那是连他渐渐发冷的身体都无法驱散的热度,伴随他的还有源氏胸膛中不断响起的雷声。
 
   源氏伴他闭上眼。

   半藏不再想下去,胞弟的呼唤突破时间之流萦绕于耳边,促使他属于人类的心发出警告般的疼痛。他擦了擦鬓角上的雨滴,关闭了电源,躺在床上。

   枕边薄如蝉翼的雀羽伴他入眠。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