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的柚子

【源藏】行走

花村驾校新年福袋
关键词:尼姑庵、无知的、点烟。

写出来的东西各种毛病,是一篇渣短,烂尾了,关键词有点强行。

标题和正文关系不大。

藏姐,ooc严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源氏进房的时候,半藏难得的在抽烟。
   有可能是最近的寒冷让她感到不适,也有可能是她看到花村的变化以后更加难得的怀旧起来了,人老了总是会时常念旧的。
   半藏放在嘴里的是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雕刻着古朴花纹的烟斗,里面放着的好像是她从岛田家仓库中翻出来的烟草。
   她连吸烟都像是专门训练过一样。源氏不止一次想过这样的女人若是换个信奉佛教的家庭生长,肯定会送到尼姑庵去。他并不很深刻的了解尼姑庵是什么,只是懂得浅显的其定义。他当时认为其条规十分符合那时的半藏。
   半藏注意到了他的来访,向他点了点头。
   啊,又来了。源氏想。自从回到花村,源氏发现半藏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变得规矩了起来,投足间似乎又变回了那个以家族为天的少主。
   但是源氏知道半藏变不回去的,因为那个少主早在很多很多年前就死在了与胞弟的决斗中,他不会再出现了。
   “怎么了?”是半藏先开的口,她干哑的声音打断了源氏的回忆。
   “进来问问姐姐你要不要加件衣服。”源氏抖了抖手中的衣服,还没有等到半藏的回答就自顾自地走上前去,披在了她的身上。
    半藏拢了拢衣服以示接受了源氏的关心,接着放下了烟斗,拿起放在一旁的弓箭。
    “出去走走?”
    “好。”
    今年花村下的雪并不大,比不上源氏的记忆中的那场在岛田大名死前的最后一场雪,厚厚的雪甚至吞噬了小腿,他在雪地里艰难地走回家,路上还给半藏带了他精心挑选的,长在岛田城外的樱花。
    他也不知道那有没有被半藏珍惜着,兴许对方对此并不在意吧。源氏一直都觉得半藏比起他每次从外面带来的樱花要更喜欢岛田家无数次重金雇佣才换来的味道变得浓郁无比的花朵。
    那种生根在岛田家的品种,就宛如那时的半藏一般。无数次的训练才换来那个墨守陈规,顽固,完美的少主。
   源氏并不知道那些樱花是如何想的,反正他知道半藏是心甘情愿的。
   “源氏?”
   半藏注意到了源氏的分神。她停下了脚步,拉住了没注意她的动作而依旧向前走的源氏。金属的温度如若寒冰,冷得半藏习惯性地想要一缩,但最终没有收回手。
   “姐姐,怎么了吗?”
   源氏刚偏过头,半藏就在源氏的目光触及到她抓住智械的手臂的那一刹那松了手。
   “没。别再分心了。”
   在很久很久之前,尚稚嫩的灵雀抓着少主的手,大喊着绝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希望能让自己的姐姐因自己而动摇,而选择与自己同样的道路的时候,也是这样做的。
   那个时候的源氏在风月场所喝多了酒,醉醺醺地被她拉回来。等到源氏反应过来拉着他的人是他姐的时候,猛地一跃而起抓着半藏的手臂像个疯子似的吼叫。当时的半藏不以为然,当他只是喝酒喝懵了,哪料想的到那是源氏一直不肯吐露的心里话。
   “……”
   源氏没有说话,只是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抬起了手。
  
   很多年前,源氏曾在这条路上摔倒过。当时半藏紧张得都要落下泪来,最后还是他抱着抽噎的半藏安慰她。
    很多年后,源氏在这条路上又一次抱住了心怀愧疚的半藏,回应他存放在角落,从未说出口的话语。
   “没关系的,半藏。”
    看吧,一模一样。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