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的柚子

【红色腐向】于下雪的五天里01

关键词:亲吻 正装 灵魂互换。

暧昧清水,非国设,私设多,ooc严重,名字乱取的,不要带脑看。
cp: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露中露)
无副cp,其余皆为友情向或亲情向。
————————————————————

Day01   

一、
王耀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他一个人躺在床上,反反复复做了很多个仰卧起坐,最终还是没有爬起来。

他睁开眼睛的第一秒就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对。每个人在更换了身体后都会有感觉,这出于一个人类的本能。

他揉了揉伊万的头发,伊万并不常打理自己的头发,这点王耀一直都知道。他不止一次看见伊万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从房间里出来,那模样有点好笑又有点瘆人,特别是伊万还顶着他那灿烂又无邪的微笑的时候。

这是王耀今年第一次和伊万互换身体,他看起来在没有他的时候也过的不错,手机都翻新了。王耀拿起来翻了翻,里面并没有什么十分重要的东西,伊万其实是个很无趣的人,他连日记都不会浪费时间去写,最近他似乎很清闲,并没有什么工作。

早知道这几天要和他换身体就不接受上司的扔锅了,王耀前几天刚答应他的上司来伊万所在的城市附近出差。他们两个人如果恰好碰见倒没什么,但是如果“王耀”和“伊万·布拉金斯基”见面就真的会让人十分郁闷了,王耀和伊万约定过在彼此身体里的时候不会与对方相见,那肯定要露馅也肯定会很尴尬的。

伊万现在大概已经坐上了飞机吧?

王耀郁闷地把放在床头的围巾和大衣套上,并拿出水管塞进衣兜里,动作轻松而熟练,仿佛已经上演了几万次。

房子并不大,空荡荡地一个人都没有。这很正常,娜塔莎早就因为学业不舍地离开了伊万的家。虽说伊万似乎对此表示欣喜若狂,当然王耀无法想象伊万欣喜若狂的样子。

二、
阿尔弗雷德打开门的时候,就看见王耀一个人坐在桌子旁吃东西。房子似乎被打扫过了一次,一尘不染的地面晃的阿尔弗雷德头都晕。

“伊万,你今天又搞什么?”

“……”

为什么要加又?王耀抬眼看了看他,
王耀往嘴里塞了口蛋炒饭,然后去厨房里打了一份给阿尔弗雷德。他为了做这份食物花了挺长时间,伊万家那快要生锈的厨房用具和空空如也的冰箱让他十分难受。

“你下毒了吗?”

阿尔弗雷德对这碗食物的可食用性表示怀疑。他不信伊万人格和厨艺好到这种地步。更何况这个美/利/坚小伙子还是只吃的惯快餐和他的哥哥做的食物。

所以附近什么时候出现了卖蛋炒饭的地方?

“没有。”

“反正我也不吃。”

阿尔弗雷德嘀咕了一声,把碗推给王耀,拿出了塑料袋里的快餐,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问:“那你那份给我了?”

“好。少吃点对身体不好。”

王耀点了点头,瞥了一眼塑料袋,对里面的食物表示不屑。但他下意识地关心了一下这个仍活力洋溢的小伙子,却不料看到了阿尔弗雷德奇异的表情。

……怎么了?
他的演技的确不太好,但也不会看上去很奇怪吧?王耀歪了歪头,仔细地思考了一下伊万和他的相处方式,那个时候伊万话的确挺少的,基本都是标准的问候,但是却意外的十分关心他,王耀现在的所有行为举止都在模仿以前的伊万,并且他还自认为十分相像。

“……”

“?”

三、
阿尔弗雷德走掉了,临走前全程都在用奇怪的表情看他,那表情仿佛是伊万正站在他面前,喝着啤酒泪眼汪汪地和他说他失恋了。对,这是伊万和他说的,阿尔弗雷德认为伊万绝对干不出来的三件事。

干嘛啊。很奇怪吗?

王耀在目送他走远之后就躺下睡觉去了。
但是没想到刚睡下伊万的手机就响了。王耀以为是有谁找他,结果发现伊万在手机里定了闹钟。这点令王耀挺意外的。他似乎是要去参加一个宴会,闹钟已经持续几天都在这个时间响了,但具体的日期似乎是在后天,于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家中。

那么他这几天这个点要干什么?王耀疑惑地想,打算开始准备晚餐。

以及去阿尔弗雷德的家……王耀踌躇着,想到了刚才客人的眼神,苦笑着认真想了想应不应该和阿尔弗雷德发条消息推辞掉。

「在?」

「有事吗兄弟ψ(`∇´)ψ」

「如果是关于明天聚会的请假的话一律驳回当做没看到(๑>ڡ<)☆」

「……」

「有点事。」

「(;≥皿≤)我不管你都答应我了也说好不会不来的 」

「就这样拜拜下啦(´▽`)ノ♪」

说好不会不去?王耀冷笑了一声。既然那家伙那么在意我就代替他去好了,他可不能把从不食言的形象给崩坏掉。

手指一划把消息记录清除,王耀又想起刚才阿尔弗雷德夸张的颜文字,扑哧地一声便笑起来。
伊万的声音大笑起来意外的十分爽朗。

四、
结果王耀还是去睡了个觉。

醒来以后已经八点多了,他爬起来把放在厨房里准备好的晚餐吃了,接着闲得无聊打开了伊万放在桌子上的泛着淡淡蓝光的电脑。

王耀本意不是窥探他人隐私(虽说他现在就是伊万),仅仅只是想要打发时间而已,顺便看看伊万的电脑里有没有正常男人电脑里必有的东西,可他打开电脑之后竟然看到了一个类似写日记的软件,视线立马被那个小小的图标吸引,手一残又点开了那个软件。

〔3.15〕

〔娜塔和姐姐走掉了。〕

〔4.29〕

〔做噩梦了。〕

〔他穿着那件长衫,手里拿着匕首,尽力地向我刺过来。〕

〔一点都不疼,因为在他把刀刃捅进我身体前我就醒了。〕

〔5.11〕

〔那噩梦没有停止。〕
〔这段时间我们一直都没有交换身体,是因为王耀对我的身体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之后的后遗症吗?〕

〔6.2〕
〔他终于把刀刃刺进来了。〕

王耀眨了眨眼睛,继续翻下去,但接下来却没什么都没有,这零星几个文档只有那么吝啬地几个句子,就像是没有感情的机械在僵硬地诉说着微不足道的日常安排。

他知道伊万一直都在做噩梦,但他不知道会维持那么长的一段时间,这和伊万和他说的时间对不上,伊万所说的做噩梦的时间段只是短短的五天而不是日记中所记录下的几个月。

更让王耀震惊地是梦的内容。他在伊万的含糊其辞下假想过无数中可能,却始终没料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在梦中有一个穿着长衫的男人无数次地向伊万发出进攻,而伊万也没有任何反抗,直到那把刀刃终于埋进自己身体里。

他会是谁呢?王耀摸了摸下巴,犹犹豫豫地新建了个文档。

〔12.20〕

王耀最终还是迟疑着删除了“那个人是谁”这条留言,这个梦兴许代表了伊万的内心,他没有资格去窥探别人的世界。

正如他也不希望伊万过多地参与到自己的生活中一样。交换了身体就带着面具去饰演这个身体的主人,然后卸下了面具就还是自己,与彼此无关。他们并非要好的朋友也并非亲密的情侣,只是对方生命中一个萍水相逢的过客而已。

〔我……可以和你聊聊这件事,前提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注意休息,睡的熟的话按正常来说是不会生病的。〕

他叹了口气,想抽烟却发现自己并不是王耀那个老烟鬼,家里并没有烟。

不知道伊万帮无药可救的王耀戒烟了没有,我可不想回去回去之后对烟草的渴望如同一个患有毒瘾的人,那肯定会被小菊笑死。

王耀用母语爆了句脏话。
伊万的身体去说中文有种方言的感觉。

TBC

评论(9)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