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的柚子

无题•一个小预告

法贞的预告,全程纯法贞。
文笔很差,法叔的ooc很严重,套路很烂,微量史向。
—————————————————————————

“王。拜托您了。”

贞/德眼神坚定,眼睛里只有他一个人,那感觉令他沉醉,可他又觉得贞德眼里看到的只是一面会动会说话的国/旗。那场战役贞/德真的没有回来,她的骨灰被撒到英/吉/利的领土上。只留他一个人在法/兰/西的土地上立一个没有主人的墓碑。

那时候的一笔一划也是他刻下的,平静地,熟悉地令人心碎。他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是太无能了,太懦弱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