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的柚子

Frisk的性格与行为分析!

宅一今天把Morty娶回家了吗:

Frisk是我的天使


具现化系的神经病:



不存在的阿乱:







我超爱frisk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nothing useful. 中文站:















【愚人节快乐之你猜我会不会更新】








这一次给大家带来的是Frisk的性格与行为分析








 好的我现在要开始周更填坑了
















原文地址:点我点我








(或通过:http://nochocolate.tumblr.com/post/140531186995/frisks-personality-and-actions)








原作者:nochoco








渣翻: @Emun咸 









































(undertale剧透注意!!)








 








如果你以为玩家是对Undertale的游戏剧情发展影响最大的,那这很可能让你产生一种“Frisk是个又没深度又不能自由行动的角色”的错觉。然而就实际而言,Frisk非常多的行为都是玩家完全不能操控的。他的这些行为会不会改变,取决于Chara是否处于掌控者的地位——以此为前提,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完美结局/真-完美结局的游戏路线中,玩家所不能控制的那些行为,都是Frisk基于自主意识而实施的。








 








下面列出了Frisk所做出的大部分选择。斜体字部分是Chara模仿他做出的行为。








 















  • 在与Toriel的战斗当中,Frisk试着想出点什么东西来对Toriel说(与之相反的,Chara会表示“没什么好说的”)









  • 如果你之前杀死过Toriel,在战斗之前,Frisk会“用像是(他们)见了鬼魂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 如果你已经玩过一轮游戏,或者是在你夭折前,Sans已经登场了,Frisk会在Sans让他(们)转身之前就转过来握住骷髅的手






















































Frisk 为了躲避Papyrus而藏到奇形怪状灯背后……

















这个行动很重要——因为这是和Chara不同的第一个主要行动。








在屠杀线里,Chara拒绝听从Sans的指令(换言之,Chara拒绝和Sans一起玩),但Frisk很高兴去完成Sans的请求:当Papyrus离开之后,Frisk是自己从台灯背后走出来,而非玩家操控的。















































Frisk耐心听完了雪人的请求,并且只带走了他一片身体……

















Chara一次又一次地取走雪人身体的一部分,直到他最终成为了“一滩毫无用处的雪堆”。恰恰相反的是,Frisk让雪人说完了他想说的。而如果Frisk同意带走雪人的一部分,他(们)只会取走一小片——一小片雪被取走,不会使得雪人消解死亡。























  • 关于钓鱼线上的小纸片所写的怪物,游戏里没有给出选项让玩家决定是否联系那个怪物——而Frisk做出的决定是“不”。









  • Doggo(译者注:双刀刺客狗狗)对Frisk登场没啥特殊反应(但当Chara出现时,他发抖了)。









  • Frisk不会在Papyrus解说谜题时打断他。









  • 在和Papyrus约会之前,Frisk乖乖地跟着他绕雪镇走了一圈才进到骨头兄弟的家里去。















































在检查完Papyrus家的水槽、神烦狗跑出来的时候,Frisk回应了Papyrus的要求,尝试去抓住神烦狗……






















  • Papyrus:抓住那条瞎几把乱搞的狗!























尽管Frisk试着抓住神烦狗,他(们)也尽了全力——而玩家在这里不能做任何事情。























  • 和MK一起的时候,他(们)很注意要对MK礼貌温柔。









  • 在知道了Frisk名字的PE线,选择击打训练用假人(愤怒假人)会导致Frisk轻轻地拍打他,并且Frisk会“感觉很不好”。
















































剧情显示,Frisk采用了某种方式(译者注:可能是点头之类的)向MK承认了,他(们),事实上,是人类……








 















  • MK:








  • 你……你是人类,是不是?哈、哈哈。








  • 嘿!我知道!








  • ……唔,我现在知道了,我是说……























这很重要,因为在GE屠杀路线,Chara的习惯是不对任何对象做出任何回应。























  • 在Undyne成为朋友的剧情里,当Frisk往骨质抽屉里面看并发现神烦狗之后,他(们)立马转过来面向屏幕。









  • Frisk会喝Undyne提供的金色花茶,但在那之前,被告诉说这茶很烫之后,他(们)会犹豫。









  • 显然,Frisk喝光了花茶,促使Undyne试着给他(们)倒更多。









  • 当Undyne跳过来抓起他(们)的时候,Frisk转过身看着Undyne。









  • 在和RG01还有RG02(译者注:就那对基友护卫)战斗之前,Frisk跟着他们转悠、和他们一起玩。









  • 当Frisk被Muffet的网困住的时候,一开始玩家可以操纵Frisk转向任意方向,但一旦Muffet出现,Frisk就会按照自己的意志面向她、看着她。









  • 同样的,在MTT的彩格谜题时候,Frisk也转过来面对着他。









  • 而在MTT度假胜地的房间休息时,Frisk会面朝下趴在被窝里。
















































在MTT餐厅吃饭——当Sans提到说Frisk一次也没死过的时候,Frisk给了他“有些奇怪的 神情”……






















  • Sans:








  • 嘿,你那表情是想说啥?








  • 我说错了啥……?























基于Sans的反应考虑,这个“神情”很可能是恼怒的一种。可能Frisk对此回以了几声冷笑。























  • 当Frisk即将进入联结新家的长电梯时,Alphys让Frisk停下来。而Frisk停下来并且转过来面对着她了。









  • 在Alphys的发言结束后,Frisk自己转回来走向了电梯。
















































当Frisk从怪物们那里逃走时,他(们)总是带着笑……































在PE路线Sans的审判中,他提到了Frisk在逃跑时总是笑着的——直到这时我们才会知道这件事,而它有力地佐证了Frisk友善的性情。















































读档到Sans审判的前一刻再重复审判的话,会导致Frisk带着某种“特别的表情”听Sans审判他(们)……












说不定Frisk一脸无聊。



















再读档一次到审判前会导致Frisk做出引起Sans注意的行为……










Frisk看起来想要告诉Sans密语——这说明Frisk应该是做了什么,而这成功地引起了Sans注意。









































马上,Frisk向Sans提起了密语的事情……

















他(们)肯定是把这件事大声说了出来,促使Sans要求Frisk“再大声一点说”。


































Frisk,在玩家视角看来,自发地、没有任何玩家倾向地,说了,“我是一个蠢屁股嘟嘟噜”……






















  • Sans:








  • 哇哦。我简直不敢相信你真的会这么说,








  • 不仅是因为这真的很幼稚,








  • 而且还因为这就是我的密语。























Frisk大声说出了密语——而Sans看起来很享受他的恶作剧。









































用他(们)自己的两瓣嘴唇,Frisk靠自己——从玩家视角看、没有任何玩家参与的成分——说“我是传奇放屁大师”……








 















  • Sans:








  • 哇啊。








  • 这可真是……嗯……非常小孩子气。























Frisk还在继续他们之间的玩笑。









































Frisk可能撒了个小谎说这是一个“双重密语”——这个说法被Sans辟谣了……






















  • Sans:








  • 任何告诉你这件事情的家伙,都是肮脏的骗子。








  • 我才没有什么“双重密语”咧。








  • ……不过嘛。








  • 我确实有个“超绝密三重密语”。








  • 就是你刚刚说的这个。








  • 所以嘛,我想,你合格咯。























有什么东西促使Sans瞎掰了一个“超绝密三重密语”出来——而这多半是Frisk。























  • 在NE中立和平路线当中、和Asgore对战时,第一次“talk”行动会促使Frisk向Asgore乞求终止战斗。而如果此前杀过任何一只怪物,第一次“talk”行动则会得到一个“但……没什么好说的”的回应。









  • 如果中立和平路线,Frisk曾经死在Asgore手下,第一次“talk”行动会被Frisk试着告诉Asgore他曾经杀死过他(们)的行为取代。









  • 在NE中立结局当中,在Flowey说他会把Frisk撕成“染血的碎片”然后静止之后,Frisk勇敢地向前迈进了。









































在真·实验室,Frisk走向合成怪物的时候,速度格外缓慢……










Frisk能转身以原速走出房间——而合成怪物依然还在那里,这说明Frisk是害怕合成怪物,并且更愿意逃离真·实验室的。























  • 在触发完每一盘实验记录磁带事件后,Frisk都会转过来面向电脑屏幕。






















































在PE真和平路线中,当Flowey用他的藤蔓把Frisk所有的同伴都抓起来之后,游戏暗示Frisk询问Flowey他为什么要这么干……











Flowey打断了Frisk——好像是在Frisk发问的时候——然后复述了一遍那个他早已预料到的疑问。


































和Asriel的战斗中,Frisk,自发地,试着移动并伸手去抓他(们)的存档文件……











尽管平时都是玩家才有选择游戏存档读档的权力,但如果Undertale游戏里存在一个存档文件,这时,Frisk会试着靠自己去够到它们。































以上就是游戏中Frisk自发地、不受任何玩家干扰下做出的所有行动。








和缺乏耐心、暴躁不安的Chara相比,Frisk更有礼貌,不会在他人说话时移动或打断。








总而言之,这些行为都刻画出了一个善良的、时刻期望能为他人带来快乐的小生灵的形象。